• 【你懂的小说】感觉整个人要被掏空了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1-19 13:20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昨天,也就是2020年1月15日,一天见了两个,感觉整个个人要被掏空了。
    这两个是我时过十年又杀回魔都,这两个月见的第二个和第三个了。
    先说第一个,叫她娜娜吧。
    光棍节那天,某神器,附近的人,看到一个提示:和你一样来自XX。
    点关注,发消息:哎呦,老乡哦。
    加好友,她说晚上八点下班。
    我说忙了一天了,辛苦了,请她点东西。
    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,在商业街喝了杯咖啡,家乡话聊了一个小时,很亲切。
    适可而止,我说改天再约。
    快12点了,11:58分,娜娜发了一个消息,说是在某宝看到一件羽绒服,现在下单七五折。我立马支付宝埋单。
    第二天晚上,又是八点,娜娜发消息:一个人无聊,要不去你那里坐坐?
    喜出望外!
    娜娜来了,俩人坐在床边,她拿手机看抖音,我也跟着傻笑。
    我伸手揽着她的腰,娜娜也没反对。
    看着一个手机屏幕,我的嘴要凑到娜娜的脖子了,听到她呼吸紧张了,要是她一扭头,我们就能吻在一起了。
    突然,微信有视频邀请,是女儿例行的数学辅导时间。
    好尴尬呀!只好让娜娜先去客厅坐会看电视。
    两道数学题,20分钟过去了。俩人也没了兴致,我开车送娜娜回住处。
    第三天,11月13日,中午,娜娜发消息说羽绒服到货了,很漂亮。
    我说自拍给我看看,她说要我去接她,不就看到了么?
    八点,开车接她到我的住处。进门,直接拉手,抱住,接吻。
    她比我还饥渴,直接解我皮带,伸手进去摸我兄弟,尺度和硬度令她欣喜不已。上床大战两回合。
    今晚女儿很配合,老师也没有布置很难的作业。
    后来再约了5次。
    娜娜在一家台企做库管,礼拜天休息一天。
    礼拜天我从江阴家里返回上海,带她出去玩,买过内衣,化妆品等。
    到了元旦,娜娜发消息跟我提出要借钱。
    我只好说:我的工资卡都在老婆手里,而我又不攒私房钱。
    于是乎,再也没有消息了,虽然也没有把我拉黑。
    总结:娜娜,32岁,离异,自己带一个男孩。
          优点,眼神温柔,肤白,臀大。
    彼此喜欢,在一起玩,我可以买东西。但直接借钱,或者要红包,触犯了我的原则。
    1月12日,附近动态:没人在乎你的落魄,没人在乎你的低沉,更没人在乎你的孤独,巴拉巴拉。。。。。。
    我回复:百年孤独,总是常态。
    往下翻看,挺漂亮的,南方女子。
    点关注,发消息,互相关注,成好友。就叫她月吧。
    1月13日晚上,月发了动态:独酌一杯酒,晕晕的。
    这好机会,赶紧撩: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月既不解饮,影独随我身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暂伴月将影,行乐待阳春。
    加了好友。
    死活不出来,到10点以后,没消息了,应该是躺了。
    前天晚上继续撩,月才敞开心扉。
    37岁,贵州人,家暴,逃出来的。
    已离婚,一对儿女当然是岁母亲,在老家由外公外婆照料上学。
    提起工作的情况,月说要我介绍到我公司上班,我说没问题,过完年肯定有职位空出。
    过了好久,月发过来几张图片,刚洗了澡:
    口水横流了,要月发位置,开车带她宵夜。死活不肯。
    最后同意,明天早上一起早餐。
    昨天早上6:30,开车过去,9公里。
    一起吃了荠菜馄饨,街边走了走。
    月说周六回贵州,年后再见。
    郁闷很久了!下班继续查看附近动态。雨(就叫她雨吧)
    八点半,刚刚一条:睡了一天,叫了个披萨,吃完就吐了,虚汗直冒,是不是该打120了?
    我回复:应该是胃肠型感冒,睡了一天,肠胃还没进入工作状态。或者,披萨的起司有问题,留下证据,我带你去消协投诉。
    雨回复:披萨没问题,经常叫的。吐完好些了,你说胃肠型感冒,我喝了藿香正气丸。
    我回复:我烧了小米粥,最养肠胃,我给你送过去。
    加了好友,继而加微信,聊起我的习惯,晚上锻炼后烧小米稀饭的,巴拉巴拉。。。。。。
    于是,稀饭烧起来,顺便跟老婆女儿也把视频的工作完成了。
    其间,我翻看了雨的动态,晒了很多自己煎牛排、鳕鱼、红酒独酌等等等等。
    九点半,一切Okay,雨发了地址,保温杯装上小米稀饭,口袋里装了三支TT。
    冒大雨,上G60,转内环高架,再转延安高架,38公里,魔都腹地,繁华小区。
    地下停车场好容易找到空车位。雨让我进电梯给她消息,她来开门。
    26楼,拉门,关门,卧室们开着,美人斜卧床榻,风情万种。
    问病情,雨说看到我,阳光万丈,阴云散尽。
    嘴好甜。
    二人先到厨房,边喝稀饭,雨边帮我煎了鳕鱼,拿出一瓶South Western Australia的红酒。
    我说:“我喝了酒,就回不去了。”
    雨一甩脸:“随便你!”
    “唉!对我这个酒鬼来说,其实没的选择!”
    喝了两杯,聊了一会,我说:“累了,平时这时候早就睡了,明天还要上班。”
    雨直接转身进卧室了,副卧门锁着,我只能跟她了。
    不客气,上床,从后面揽着雨。雨关了灯。
    沉默许久,雨说:“你是专门来送稀饭来的?”
    “还有馋你的红酒?”
    “就这些?”
    就这些!扳过来,上嘴、上手、从耳朵吻到肚脐,再往下,猛虎轻嗅蔷薇,此处清洁芬芳。
    雨已经喘得不成样子了。
    干就对了!
    完事,雨点起一支烟,说头痛。
    我知道她没到*:“抱歉,有点紧张。”
    “难道你是第一次和老婆之外的女人?”
    “不是?”
    “那还紧张?”
    “第一次和你呀!”(我总不能说:闻到你嘴里的烟味,我有点没状态。)
    逗笑了,雨说:“还跑马拉松呢?跑马拉松的男人就这两下子?”
    雨掐灭了烟,掀开被子,拿湿巾清洁了二弟,一口含了进去!
    然后,坐上来。。。。。。我坐起来抱着她。。。。。。她又把我推到。。。。。。
    最后,我翻身起来,剪刀式,左手揉肥臀,右手抓酥胸。。。。。。
    这次大家满足了吧!!!
    枕着我的胳膊,雨爱抚我全身:“这一身腱子肉,我就说不可能就那两下子。。。。。。”
    凌晨2:00点了,昏昏睡去。
    早上又被雨给摸醒。5:30了。
    翻身起来,反摸,上马,最后我站在床边,猛虎餐羊式。。。。。。
    7:00,收拾下楼,取车,冒雨返回。
    NND,停车费160,加上油钱、ETC,赶上我在江阴开房了。
    雨,42岁,东北人,离异,一个人在魔都打拼,搞养生产业,儿子送美国读书。
    今天中午饭后,突然感到腰有点酸。
    想起那句广告词: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