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你懂的小说】和我负距离的那些女人(三)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1-13 10:25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10.学妹小Z。贴吧认识的小姑娘。当时还能找到一些sm相关的贴吧,当然现在封得差不多了。那会发了个征m的帖子,小Z就加了我的微信,聊了发现是我的同校学文科的小学妹,那会儿她大三吧好像。微信上聊了一阵子,给我发过半夜裸着去阳台收衣服的照片,说隐约有男生从三楼宿舍楼下经过,很刺激。她们那会儿暑期有实习任务,她找的实习单位离我们学校很近,所以就约着见个面,第一次见面约在她们单位对面公交车站,168个子的小姑娘,黑黑瘦瘦的,黑长直的头发穿着连衣裙,青春时尚。我们边走边聊找个地方吃饭,第一次没有更进一步的活动。过了几天就约了第二次,约在上面9号小M去的那个酒店,因为比较近哈哈……那天换了一条连衣裙,小姑娘不是太会穿高跟鞋,反而走出了亭亭玉立的感觉。温温柔柔的小姑娘我见犹怜,但还是被我用红绳捆了下半身,内裤里塞上遥控跳蛋,带着去楼下转了一圈,其中在超市结账的时候差点被发现。小姑娘m性挺强的,爱捆绑,爱深喉想吐的感觉,喜欢被打屁股被扯头发,跪下来就会湿,被尿在身上会兴奋得发抖,啪啪啪的时候找到她的点,很快就能到*,而且只要不停,可以一波接一波的*,*时候全身颤抖,下面会流出大量的水……有一次跟我回家,我临时晚上要去一趟医院,突发奇想把小姑娘绑了塞进衣柜里,过了几个小时回来,还乖乖的在衣柜里躺着,泪眼婆娑的,心疼又可爱……有一次跑到我的学校来看我踢球,送我去上海玩回来带给我的m&m豆。在公交站分别时,很用力的彼此拥抱,目送她蹦蹦跳跳的上车,开远,看不见。没有特别的告别,却不知那次竟是最后的相见……回去之后小姑娘学业繁忙,不久就去深圳实习,找了那边的工作,留在了那边,看朋友圈每天都在开开心心的生活,然后交了新的朋友,然后找了新的男朋友,然后看不见朋友圈……祝小姑娘一切都好……

    11.小Q。同样也是贴吧认识的,同样也是小m一枚。这个姑娘比较可怜一点,一直有躁郁症,吃药就比较稳定,不吃药就发病,发病就是情绪不稳定,没法集中注意力,躁狂与抑郁交替,不过我倒是没见过发病的样子。一开始没想着收,毕竟聊了之后发现有这么个情况,可能其m倾向也跟疾病有关系,加深其m性也不确定对她病情的好坏有没有影响,但架不住一直求我。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自己也不是很投入,回忆里比较模糊了,唯一有印象的是第一次爆j是这个姑娘,她也是第一次,但过程并没有其他人说的困难,用了充分的润滑之后,提前扩肛,还是挺顺利的。说实话体验感不算太好,肛门括约肌非常紧,但对应的是*的根部,男生相对不敏感的部位,而直肠里又是相对松弛的,所以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征服感。和小Q没有相处多久,巧合的是小Q毕业了也去了深圳,最近看到好像结婚了。
    12.小太妹小L。不记得是不是附近的人加的。好像因为养狗的话题聊起来,那会儿妹子遇到情感问题,我随口分析了一下,妹子感觉全中,很神奇,于是对我很崇拜。她在她爸公司里上班,地方离我家不远。有一次微信找我借了100块钱还是多少吧,钱不多,也没多疑就发了红包,开玩笑说回头请我吃饭。过不几天说一起吃个午饭吧,约在她们公司楼下的味千拉面。我走着就过去了,远远看到她,因为旁边也没啥人,165左右吧,丰满型,第一次就吃了拉面。现实见面发现妹子说话啊气质啊比较社会。后来某一天说家里人吵架,身上没带钱,要来我家投宿,我思考了一下,还是在外面开了个房间。聊天知道妹子抽烟喝酒蹦迪还抽大麻,认识的朋友也偏社会一点,算是一个不特别太的小太妹。妹子本来不让上,睡到一半说冷,要我抱着,于是上下其手,虽然略胖,但胸大臀肥,推拉几个回合,妹子就放弃抵抗了,原来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,因为没有提前准备,用了酒店的套,真贵……那也是唯一一次,之后也只是网聊,现在好像找了个固定男朋友。
     
    13.法务小H。也是通过贴吧认识的,大家可能不了解,有这么一群人,喜欢打屁股和被打屁股,英文叫spanking,那会儿贴吧还有组织,小H就是在这上面认识的。聊了之后知道年纪比我稍小,在某国有垄断事业单位的法务部工作。第一次就约在她们单位不远的酒店,我在楼上就看到她了,一袭红色连衣裙,成熟自信。脱了衣服皮肤白嫩,成熟的肉体很诱人,*丰满坚挺,臀部圆翘紧实,但说好了只是打屁股,所以并没有越雷池。可爱的是聊天的小H表现出职场女性成熟干练的一面,屁股被打的一瞬间就变成爱撒娇的小女孩,仔细想想可能这也是她通过打屁股获得关爱、示弱的需要。因为开的钟点房,到点准备走,小H问了我一句,你想带我回家吗?那当然!打车回家,在家的床上打屁股更放松更享受,啪啪啪也变得顺理成章。小H酷爱女上位,自己边动边喃喃太深了,顶着肚子疼,但很快就能*,后来试了其他体位,都到不了*。那几个星期周末基本都来找我,开着她的小甲壳虫,还让我帮忙倒车位,其实那会儿我还没考驾照,尴尬。但之后小H生了一场病,个吧月才好,紧接着就出差,就没再约了。上个月吧,时隔几年又聊起来,一直有看她朋友圈,知道结婚生子了,约着吃了个饭,说她老公也知道是过来和我吃饭,相谈甚欢,有种千帆过境后的从容淡定,甚至和我开玩笑,说她老公如果对她不好,就来找我。祝小H一切都好。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