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你懂的小说】十年经历过的女人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1-23 08:05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 十年前,大学刚毕业,对感情很单纯、专一,心里只有同校一起毕业的初恋女朋友。虽然平时吵吵闹闹,但是当时认定了这辈子只和她恋爱结婚了,也带回老家见过父母。殊不知毕业后半年内她就移情别恋出轨了,而且很坚决的和我说分手。记得那时是冬天,躺在床上她突然和我说她爱上了别人。一个一起上班的同事,说是不想隐瞒我。现在想想她不单单是不想隐瞒我,而是真的喜欢那个人,想早点和我结束,那晚我已经不记得我说了什么,脑袋一直是空的,嗡嗡响了一晚上。而她竟然安稳的在床上睡了,那时她在KFC上班,有通宵班那种,可能太累了。后面的日子太痛苦,很难过,和她恋爱两年,毕业上班也不够三个月吧,移情别恋的剧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,感觉很戏剧,很小说,很狗血。当晚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醒来后她已经上班去了,我很伤心的给她写了一封信,把身上仅有的57块和那封信折在一起放在了桌面上离开了。那个冬天是悲伤的、寒冷的。当时我也刚应聘到一个台资厂上班,幸好有个一起入职的湖北哥们带着我经常烧烤喝酒,慢慢的熬了过来。现在虽然失去联系了但很感激他。在台资厂还遇到些大学刚毕业的女孩,但那个时候心如死灰,对女孩排斥,也错过了好几个主动的妹子。  
     
          第一个约的女孩恋恋。言归正传,失恋打击沉静了有4年吧。第一个打开约的大门的人是在020某区郊外上班的时候,那个时候已经是2013年了微信出来已经几年了,别人微信约附近的人已经过了一个大*了,我才换上可以用微信的智能手机,而且还是微软系统的HTC。恋恋是一个朋友微信推送给我的,他在广州的某城中村附近的人加到的,他属于约妹子的大神了。说这个妹子可以约,但是感觉她是个骗子,怕她是骗宵夜的。那时候确实有这样的,不是饭托、酒托,就只是想你请吃饭,买衣服而已,然后各自回家。我加了恋恋之后,不冷不热的聊了一个星期,她知道我在哪个区,她说我在的区有她的亲情回忆,她已逝的父亲之前就是在这个区上班。后来另外一个陌生的微信号加我,聊了一会我就知道是她用小号来试探我的,三两句问我约不约,我很明智的拒绝了,说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。试探过后她说要过来找我玩,微信里没说明白会发生什么。我是下班后在街上接到的她,她自己已经逛过一轮了,买了一些女生用的小物品。161cm的身高,身材很匀称,样貌很漂亮,大大的眼睛,精致的鼻子嘴巴,可是她拍照却没有真人那么好看。她自己的话说属于拍照不上相的那种。那时候自己也是个屌丝,请她吃了过桥米线,然后去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电影院看电影,一场电影加上我们俩才4个人,那两个还是对情侣。漆黑的环境下我们就牵上了手。剩下的时间还是比较规矩的看完了电影。回到宾馆,是的,为了近和没钱,就在公司附近找的宾馆。洗完澡才知道她身材确实很匀称,在学校是球队校队的。接吻摸胸的都是流程,做的过程她真的很耐操,到了快40多分钟的时候吧,她说她想尿尿,我竟然傻傻的停下来让她去厕所了,可是她进去后又说尿不出来了,那时候不知道她是快要喷潮了。错过了唯一一次有可能的喷潮体验。那晚做了三次,筋疲力尽的感觉。第二次见她是她心情很不好,让我去海珠区找她,在她住的附近的公园,她的丝袜美腿搭在我大腿上,路过的大叔走过都注视着我们。她说她怀孕了,要去做人流。心情不好,找我聊天。我觉得能平静的约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最好能够做到互不打扰。她很健谈,那个下午我只是在静静的倾听。偶尔会发表总结一下自己的见解,还和她去江边坐了渡轮,渡轮上是一些本地的大叔大妈,都待在船舱里。我和她在外面船舷栏杆上看这个城市的江岸。我还把手伸进裙子里摸索。晚上她带我去开了房,她还回去自己住的地方洗澡换衣服再出来的。晚上一起睡了,但是没有做,她说没有心情。她还是很体贴的帮我口,很认真的给我*,等我射干净了再吐到垃圾桶。然后相拥而眠,第二天一早我要赶回上班,6点多就起来了,突发奇想的把JJ伸到她嘴边,她不嫌弃,又给我口*。第三次见她她已经不在广州上班了,回来广州办社保迁移。她在我租的地方住了两天,每天我上班她出去办事,晚上就做爱,那时候自己没有现在这么多花样,就是舔,舔舒服了就*,不会调教,不会语言。想想也是遗憾的。
         第二个、惠惠。那段时间微信附近的人加了很多。一下班就开始聊,陆陆续续的有收获。惠惠是一个本地的妹子。92年的,性欲旺盛,后来把她微信推送给我上面说的那个大神,也被他约到了。还直接去了她村里见她。那晚她直接打摩的过来我住的地方。我接了她,看着身体有点庞大,我170CM才120斤,她165cm也有120斤,而且长得比92年偏成熟。但是看了她身份证确实是92年的,惠惠身体看起来结实,用起来才知道是虚胖,几个动作下来已经没有了力气,趴在床上不愿动,我在后面看着她的打屁股觉得也很诱惑,直接持续不停的*,内射输出在她里面。惠惠应该是有小偷小摸的习惯,做完后我去洗澡,洗完回来她已经穿好衣服说要走了。我也没有挽留,她走后我发现钱包少了几百块。不过没和她点破,后面聊天也不咸不淡的,慢慢就把我拉黑了。
     
        第三个、莹莹。莹莹是在商场专卖店卖女装的,说话很直,做事也很直接,那时候我的头像很实用,加的十个有八个是因为我的头像通过的。聊了一个多星期,她就给我发了她的坐标,她的出租屋,一公里远,那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,那时还没有用上滴滴,地方偏僻打不到车,找了平时宵夜档的老板开摩托把我送过去的。到了她的出租屋才见到真人,房间打扫的很整洁干净。不过真人很胖啊,虽然很白,和我差不多的身高,比我大了半圈。和她做的很不理想,自己感觉犹豫泥牛入海,她却很受用,跪在地上口,跪在地上让我后入,咬她的乳头她还更兴奋,当时还不知道受虐这些倾向,自己傻傻的就是埋头苦干。后来喝了不少她煲的汤,和她不做的时候像兄弟一样。论煲汤还是广东女子和江西女子好啊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